发布日期 » 2017年11月10日 星期五

版权声明 » 自媒体人·陈帅华原创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乌合之众:大众心理研究》读书便笺

近来能沉下心读书自觉是好事,每每掩卷,若有所思,特立独行亦或是人云亦云?都过于极端,便设计了这个封面,这世界是灰度的,并不是非黑即白,顺便记录些有趣的句子。

读这本书,认识群体心理的特征,扬长避短,充分利用群体心理积极的一面,减少群体心理消极的影响。
本篇文章约定:

  • 本文内容采用时间倒序排列,最新便笺在上。
  • 凡是引用原文内容的部分均使用小标题或引用格式标注,其他没有特殊标记的段落为我的个人见解。
  • 本文使用浅灰色分割线将每次更新内容分别开。

2017/11/29

由于群体惯于夸大自己的情感,所以极易被极端得态度所影响。因此,演说者要想激起群体的某种情感,必须言辞激烈、态度强硬。于是,在公开集会上,演说者总结出了最有效的论说技巧,如夸大其词、妄下断言、反复说明、绝不采用推理的方式证明任何事情。

类似非法传销的洗脑过程。

想起中学一次感恩教育大型演讲活动,演讲者感情之充沛、激进,惹得台下不少人落泪,包括我,现在回想起来,火候有点过了。

2017/11/23

群体情感不论好坏,都会呈现出双重性——极端简单与极端夸张

特别是在异质群体中,其剧烈的情感又回因责任感的缺失而得到强化。他们知道即使做错事也不会受到惩罚,而且人数越多,这一点便越肯定。

2017/11/13

群体易受暗示与轻信

同一新闻事件,一天之内民众的立场能改变好几次,这也不足为奇了(这些没有判断力的生命体像猴子一样被一只飞球抛的团团转)。

群体之中之所以能够轻易的传播神话,不仅源于他们极端轻信,也是他们奇思妙想,过度歪曲的结果。

一传十十传百,事实的真相已经变得面目全非。龙应台在《不相信》这片散文中写道:

20岁之前相信的很多东西,后来一件一件变成不相信… …曾经相信过历史,后来知道,原来历史的一半编造,前朝的史永远是后朝的人在写,而后朝的人永远在否定前朝,而他的后朝又来否定他,但是负负不一定得正,只是累积监渐进的扭曲、变形、易位,使真想永远地掩盖了,无法复原。… …

苏打绿主唱吴青峰在《相信》的歌词里写到:

我会永远相信,最后一片落叶。

那些明明不能相信的事情,我们却更希望那是真实存在过的。比如老子也许在历史上不存在,释加牟尼也许不存在,对于舶来品的佛教,中国朝拜的佛祖同样与印度遵尊奉的佛祖同样也已经没有多少共同点了。但人们还是相信,相信老子这个人存在过,并写下《道德经》五千言,相信佛祖能超脱苦难,也许在某种程度上,正是相信给了人们一点精神上的寄托。

相信与不相信之间,令人沉吟。

值得注意的是,类似的误认常常发生在妇女和儿童身上,也就是没有主见的人。他们的表现说明,这种目击者在法庭上丝毫没有价值。尤其是孩子,绝不能对他们的证词信以为真。

在看到这里的时候,我首先想到的是我小的时候是怎么样的。《甄嬛传》中后面有一集:甄嬛故意与皇后发生争执,在一阵推搡中,甄嬛自己倒地导致小产,皇帝召集来所有人盘问时,目睹一切的小公主珑月指认是皇后娘娘推了熹娘娘,显然,珑月撒了谎。

地方官总是习惯性地认为孩子不会撒谎,只要他们有点心理学尝试就会知道,事实恰恰相反,孩子经常撒谎,这种谎言虽然是无心的,但它依然是谎言。

2017/11/11

群体的冲动、善变与急躁从心理学角度来解释就是,独立的个体具备控制本能的能力,而群体则缺乏这种能力。

群体的善变、冲动、与急躁让我联想到网络暴力,不了解事实真相的吃瓜群众像墙头草随风倒,变得不理智,甚至对同一件事的态度能在监测到任何舆论的转向时变幻出两副完全不同的嘴脸,成了互联网上的刽子手。

是人多力量大的观念,给了群体中的每个个体一股莫名的盲目自大的力量。

新闻专业出身的我,深知媒体话语的导向作用,在互联网时代他们被称作意见领袖,可是你是不是曾经反思过,你的跌宕起伏的情绪变化是否被互联网的某幕后推手玩的得心应手。

我还想到了,某某岛事件发生时,国内一些媒体煽动民众的爱国情绪,部分民众爱国情绪高涨,参与游行,砸某系汽车等过激行为,这是否印证了本书对群体心理负面作用的结论。

本书中提到

“冲动、暴躁、缺乏理性、没有判断力与批判精神、态度极端等特点,几乎在女性、野蛮人和儿童等生命体中都可以发现,这一点我只是顺便提及,本书将不对此进行论证。”

当然我并不完全赞同上述这一结论,这正是对任何事物包括本书都应抱有批判精神的正确做法。好在上述描述中提到“几乎”一次,所以凡事不能以偏概全、一概而论。就好像我们对所有内向、孤僻性格的人都抱有他们是精神不正常、变态的观念一样,事实上并非绝对如此。

2017/11/10

一般意义上的群体与心理学上的群体不同。

一般意义上讲,“群体”是指个体的聚集体。心理学上的群体指的是观念与想法趋于一致,他们自觉的个性逐渐消失,形成了一种群体心理,这种群体心理是暂时的。

群体向组织化群体转变的首要特征

自觉个性的消失;感情和观点的明确转变。在某种强烈情感的作用下,一个偶发事件足以促使他们聚集起来展开行动,数以千计的孤立个体也可能获得心理学意义上的群体特征,例如民族事件。

个体心理与环境因素

只有环境的稳定性,才会形成明显的性格稳定性,环境的突变会改变个体的心理或性格。个体终其一生保持稳定性的例子只有在小说中才会出现。

集体心理

这种集体心理与他们出于孤立的个体状态相比,他们的情感、看法以及行为方式变得和平时截然不同。若不是形成了一个群体,某些观念或看法在个体身上根本不会产生,或根本不会付诸行动。

无意识行为

我们的有意识行为是无意义的深层心理结构的产物,这种深层次心理结构主要受遗传因素控制,包含了无数世代相传的共同特点,构成了种族特征,在我们公开的行为背后,必然后一些我们不愿透露的原因,我们大部分日常行为,都是由这些我们自己毫无察觉的动机引起的。

个体才智的改变

智力差异较大的个体,往往拥有相似的天性、爱好与情感。个体才能的弱化导致了个性的趋同,异质性被同质性吞噬,无意识占了上风。

易于传染,易于暗示

在群体中,每种情绪与行为都具有传染性,这种传染性可以使个体甘愿为集体牺牲个体利益。这种能力与其本能相悖,如果不是成为群体中的一员,他几乎不可能具备这样的能力。群体容易接受暗示的特征,恰好是相互传染的结构。

心理群体中的个体被催眠

心理群体中的个体处于相似的状态,他的行为不再是自觉的。

拒绝暗示的个体

群体中具备强大个性,足以抵抗暗示作用的个体数量极少,因此难逆大势。他们最多尝试用不同的暗示来扭转方向。有时一个适时唤起的形象,就可以组织群体最残暴的行为。

群体中的个体具备的特种

有意识人格的消失,无意识人格的突显,借由情感与观念的暗示作用与相互传染,使所有个体朝同一个方向转变并立即将暗示转化为行动。这些群体中的个体不再是原来的自己,而是变成了不再受个人意志支配的玩偶。

群体心理

智力上,群体总是不及孤立的个体,但是从情感及其引起的行为来看,群体可能比独立的个体更好可能更糟,这完全取决于环境。一切都取决于群体所有的暗示的性质,这就是仅从犯罪角度研究群体的学者完全忽视的一点。

无意识的英雄主义